公司新闻

广东东江水资源改革力推“双转移”

广东东江水资源改革力推“双转移”
    新近出台的《广东省东江流域水资源分配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分水方案》)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一场围绕着水资源展开的利益分配和争夺,已然拉开大幕。改革者的良苦用心是,借此改革减少资源浪费。但就像任何从无先例的尝试一样,这次改革也面临着从定价到分配方式等种种争议和挑战。
      河源卖水
    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角度看,这次分水改革,给一些经济欠发达而水资源丰富的地区的发展,带来了机遇:广东东西两翼和粤北山区,除了接收珠三角产业转移这一机会外,还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,卖水“赚钱”。
    河源是东江流域蕞迫切呼唤水权改革的城市。
    广东省社科院副院长黎友焕指出,对于上游因保护水源而在经济上做出牺牲的城市,下游经济发达地区应该给予一定程度的补偿,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区域内经济的协调发展,且这种补偿需要像煤炭交易一样市场化。
    但一直以来,水资源“补偿”成为空中楼阁。据了解,粤海集团每年从东江取水24亿多立方米,每年利润高达六七十亿,但它对河源基本没有回馈;尽管深圳市2002年一2006年五年时间无偿捐助河源资金物资达4.57亿元,但这种捐赠的方式,不具有可持续性。
    事实上,河源这些年一直在积极挂动水资源交易。但由于水权不确定,使得河源发展水经济缺乏政策支持。
    现在河源市财政收人不过10多亿。有学者指出,倘若河源每年从水权和排污权交易中获得20亿左右的收人,以及直饮水工程获得的数十亿收益,将极大地充盈河源政府的财政,推动经济社会发展。广东省社科院副院长黎友焕指出,如果河源能.充分利用水权改革之机会,卖水赚钱,河源就可以走一条全新的发展道路,轻松实现“既发展了经济,又留住了青山绿水”的目标。
    东莞、惠州水权交易萌芽
    记者了解到,在《分水方案》讨论时期,已经有不少地市开始考虑如何引人水权交易进行水权的二次分配。
    此次东江分水,东莞分得了21亿方/年的用水量,而到2010年,东莞用水量可能增加到每年26亿至30亿方。一东莞市水利局副局长陶谨坦言:“东莞肯定不够用。”
    据了解,在《分水方案》出台后,东莞将对其下面的32个镇街一也要进行划分用水量。“东莞明年有可能出台各镇街年水量分配方案。”陶谨指出,“如果镇街用水超标怎么办呢?主要依靠经济手段进行控制,超标用水量需要额外购买。”
    此外,为了解决供水不足问题,东莞已经同惠州博罗县协调租用该地水库,到时如果东莞遇到供水不足,将有1.5亿方的水可以调用。东莞下面的一些镇区如石龙,也跟惠州石湾镇合作,连接两镇的水管已经铺设完毕,在非常时期可以彼此调用各自地方的水。
    这些合作,可以看作是水权交易制度出台前的“民间”尝试,也为今后开展水权交易埋下了伏笔。黎友焕指出,随着水权改革在广东全省范围内展开,各地市之间,地市下的县、镇之间的水权交易,势必会越来越普遍,从而带来一个巨大的水权交易市场。这就给相关金融机构带来了商机:可能以中间人的身份撮合交易收取中介费,或者通过股权投资、水利工程项目投资、建立产业基金等多种方式直接参与水权交易。
    水权交易推动“双转移”
    记者从东莞市水利局了解到,《分水方案》的出台后,东莞可能通过适当关闭耗水企业、发挥价格调度作用等方式来解决用水紧张问题。
    惠州市水利局有关负责人也透露,惠州近年关闭了东江流域内一批污染严重的企业,今年12月底前,惠阳区八家皮厂、两家五金电镀厂以及惠阳发电厂等11家企业将逐步关停或搬迁。此外,对企业实施用水定额管理。
    中山大学水资源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陈晓宏教授指出,目前的广东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和转移,或许是解决水荒难题蕞根木有效的办法。他分析说,由于目前几大缺水城市,都是经济规模总量非常大、人口非常多的城市,只有通过产业结构的调整来把那些水耗大、污染严重的企业淘汰掉,从而为城市减压。
    水权改革:广东新一轮改革揭幕
    虽然这条全长523公里的东江在全国水系中寂寂无名,但由于它是香港、深圳、东莞等全国著名城市群的主要水源,而且将来也极可能向本区域另一大都会广州供水,因而其水权分配方案格外引人注目。由于它全流域基本都处于粤省境内,属粤省基本可操作的水权改革项目,因而才成为广东水权改革的突破口。
    据广东水利厅厅长黄柏青指,除了东江流域外,北江、西江和韩江等其他三大流域,在广东省政府的主导下,也都将陆续进行水资源的配置和水量的分配。2006年8月成立的广东省流域管理委员会,在省的层面上,理顺了水权管理体体制。
    东江流域水资源分配方案确定,将是国内水权改革的一次重要的突破。
    在国家“十五”规划中,第一次明确了公共资源在国家宏观调控下,应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。同时,国家水利部也提出了“水权”、“水市场”等概念,这为水资源的市场化配置提供了依据。“我们建议省里以COD(COD生产厂家:上海博取仪器有限公司)排污权交易作为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的重点突破口,完善建立流域水权交易政策,具体可以包括交易量的确定、交易模式、交易组织和管理、交易效果评估等内容。”温文斐说,而前述东江流域水权分配方案,将为水权交易提供一个前提,各市在需求的缺口和富余之间,才有交易的可能性。
    河源市一直在推动的另一项重大工程,就是“新丰江水库全珠三角地区城市管道直饮水工程”计划。河源市水务局副局长何少华披露了此项计划的要点:从新丰江水库建设主管道通往珠三角地区,沿途城市可共享,主管道投资约30亿-35亿元;年输水量约3亿一4亿立方米,主要供香港、深圳、东莞、惠州、广州等市居民食水的需要;销售水价估计为50元/方。据估算,此一工程若投人使用的话,每年可带给河源至少数十亿的收益。
    如果工程上马,河源是否有充足的财力提供建设资金?何少华说,“我们会吸引企业投资,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    至于水权和排污权交易,除非广东省大胆推进相关领域改革,否则将有漫长的路要走。据了解,粤省财政现在就新丰江水库的保护,每年只给约300。万元。
    “我们建议上下游城市共同签署‘流域环境协议’。”温文斐说。
    金心异.专家观点
    水务改革三大突出问题
    水务市场化改革专家、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:
    1是水价不能反映其成本。实行水务市场化改革,一定要使价格反映成本,否则做不到商业化运营。
    2是在自然垄断中怎样对水价进行监管。什么人有资格经营自来水公司;二是政府必须能管住水价的变动;三是政府怎么对低收人、弱势群体提供公共服务的补助。
    3是循环利用。治污要达到什么程度?要付出多少成本?全社会承担的治污费又构成水价的另一个上升因素。

本文出自:上海博取仪器有限公司    www.shbq17.com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7238号